手机行业老将董德福把脉国产智能机未来
文章来源:《IT时代周刊》
产业黑马纵论手机江湖前世集体阵亡 今朝新贵意欲策马扬鞭尚需苦修内功

  本刊在2011年曾推出《老牌手机的黄昏》专题及一系列手机产业调查,专题报道推出后引起了读者和产业界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为了进一步探究产业变革的深层意义,本刊专访了董德福,我们希望通过他的视角和对产业的解读,能给中国手机厂家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

  手机产业进入了剧烈的震荡时期,“新锐”和“权贵”的厮杀正酣,对于中国市场而言,这是手机产业的2.0时代。

  董德福是一位跨越了中国手机产业从1.0到2.0的传奇人物。他的经历,本身就是一部中国手机产业发展的“标本”。他自1997年加盟摩托罗拉,见证了国际一线品牌在手机行业初期的辉煌开始,到以德信无线为基地,为几乎所有的中国第一代手机厂家提供手机设计及OEM业务,阅尽了中国第一代手机厂家从辉煌到集体“阵亡”的悲情历史,在新一轮变革到来之际,果断地转型到高端手机运营及独特内容平台应用,并以开发体感游戏和移动互联网业务成为跨越两个时代硕果仅存的中国手机企业掌门。他对手机产业的深刻认识和对市场变化的敏锐洞察力,或许这是今天的泰克飞石依然能保持两位数增长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本刊在2011年曾推出《老牌手机的黄昏》专题及一系列手机产业调查,专题报道推出后引起了读者和产业界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为了进一步探究产业变革的深层意义,本刊专访了董德福,我们希望通过他的视角和对产业的解读,能给中国手机厂家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

  对于中国手机行业来说,董德福是一个标本,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具有“活化石”价值的传奇。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上午,我们与泰克飞石首席执行官董德福先生一起回忆了中国手机厂家走过的岁月,对风云变幻的产业格局进行了一次剖析,同时我们一起对未来做了种种假设。

  在高歌猛进中突然倒下

  《IT时代周刊》:从2004年开始,波导、科健等一批企业倒闭了,为什么这么多的国产手机厂家最后基本上都倒闭了?

  董德福:那一批手机企业倒闭,其实是一个产业性的倒闭。

  以TCL为例,2004年TCL利润是20多亿,万明坚在回忆录里称,它们因年增长百分之五百,被称为全球发展最快的中小企业。

  然而,当时中国手机设计企业虽然能够提供一批技术,但是市场需求量太大,出现供不应求;手机厂商要大量从韩国采购产品,这看起来很高明,能迅速地提高市场份额,但实际上很愚蠢,因为它使整个产业链完全变味。

  从韩国采购产品的周期是四个月,也就是说上市的产品是四个月前下的订单。但当时有个特殊情况,产品降价速度特别快,成本非常高,三四千块钱成本的一台手机,下个月可能跌至2000元了。在这种降价速度下,很多厂家都被库存拖死。

  前一年,大家的市场销售都好,2005年才开始完蛋的。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在高歌猛进中,突然间全栽倒。

  《IT时代周刊》:为什么当年像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这些厂家在这一波浪潮中,没有受到影响?

  董德福:因为它们的技术是自己的,而且他们的纠错能力比较强。这些厂家的研发是自己的,即使是外包,但是它们原材料不会因市场的变化而涨价。同时,这些厂家具有比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所以它们受到的影响很小。

  《IT时代周刊》:2006年联发科起来以后,我们核心厂家当时为什么没有跟着转型?

  董德福:因为当时我们没有芯片。

  苹果把手机世界推倒了重来

  《IT时代周刊》:您如何看现在的手机产业和商业模式?

  董德福:苹果iPhone面世后,产业重新整合,苹果和谷歌,实际上等于把整个手机世界全部推倒重来。原来的诺基亚、黑霉等企业的产业作坊再大也不行了,因为一个作坊不可以和产业来比较。苹果和谷歌已经在进行全球产业布局了。

  苹果模式和谷歌模式有些差异,谷歌模式的根本就是操作系统不赚钱,而通过流量变现来实现盈利。准确地说,谷歌应该是铸造了一个链条,但它铸造的这个链条是核心,通过这个链条把其他所有的厂家都牵进来了。

  苹果是上下游都做,但因为苹果有“超人”乔布斯。中国培养不出乔布斯,美国也再培养不出另一个。

  《IT时代周刊》:你怎么看诺基亚、摩托罗拉下一阶段的前景?

  董德福:我认为谷歌收购摩托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是解决专利问题,另一方面,就是解决了谷歌生意模式的问题。

  如果手机是比硬件成本时代,诺基亚是有优势的,当手机走到互联网手机的时代,情况就变了。手机拼纯硬件的时代,全世界快把美国IT企业“杀”死了,美国只剩摩托罗拉苟延残喘。但是手机一旦和互联网连接起来,美国就会重新“控制”世界了,实际上这是格局的一种根本性变化。

  《IT时代周刊》:未来RIM公司会不会被别人收购吗?最可能收购的是谁?

  董德福:我觉得这只是时间问题。最大的战略需求就是诺基亚和微软,别人收购了也没有用。

  山寨智能手机350元一台

  《IT时代周刊》:2006年以后,山寨手机很猖獗,中国的智能手机会不会将来再次走进山寨时代?

  董德福:联发科来了之后,实际上就是中国任何一家组建一个20人至30人的团队就可以做手机研发了,因为手机生产主要是变成了做主板和外形了,而这点本身就是中国的优势。还有一个原因,联发科带动了中国的低价手机,而且当时价格下降的速度是非常可怕的,山寨机的出现是一种必然。

  现在,谷歌的发展把山寨厂家的力量进一步加强。Android出现之后,我认为手机就越来越像电脑——芯片加操作系统。所以,实际上MTK是一个变革,它已经把功能机变得非常简单了,谷歌又革命性的改变了操作系统开发方式。

  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生产的手机出货量占全球份额70%-80%,中国自有品牌和中国的山寨机总量加起来可能占全球的40%—50%。

  我认为,到2012年的下半年,山寨手机可以把3.8寸屏的智能手机做到350—400块钱一台的水平。

  《IT时代周刊》:性能怎么样?在体验上会不会觉得不流畅?

  董德福:反正消费者用的时候,手机的主频基本上可以达到800兆。山寨机其实早在做MTK的时候,能够抢那么多市场份额,原因就是,消费者在实际使用时不会感觉到有障碍,感觉有障碍就没人买了。

  《IT时代周刊》:下一个山寨智能手机方案还是不是联发科?

  董德福:联发科、展讯、晨星半导体都会加入,它们更适合做这块市场。

  国产智能机只能在中端血战

  《IT时代周刊》:在未来智能手机市场,中国企业会有怎样的表现?比如华为、中兴、天语?

  董德福:现在像中兴、华为等大一些的企业出货量都已进入十名里了,从高通数据看就更明确了。我认为,华为、中兴未来在低端机上一定是排第一、第二位的,手机销量上是别人比不了的。因为这两家是设备和终端互补的厂商,尤其是在运营商主导的市场时代,这种优势更加明显。

  我认为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才能够进军高端机市场,不可以是简单的硬件,必须在自己的硬件上搭载自己的应用,包括用自己杀手锏级别的应用来支撑你的产品系列。

  《IT时代周刊》:你怎么看待像小米这样的公司呢?

  董德福:小米走到现在应该是做得不错。但现在我看实际上它的“武器”出问题了,米聊被微信给废了,MIUI从来就没什么起色,应用又太少,所以就是一个界面。如果它走向硬件型公司(小米正在硬化),走向硬件主战场上,早晚会被屠杀掉。

  《IT时代周刊》:未来操作系统会有什么变化?

  董德福:未来的操作系统仍然只是苹果、Android及WindowsPhone的天下,而其它厂家只能在Android系统下做二次开发。比如,现在我们想推广自己的东西,推广我们的体感仿真人技术、语音技术等,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操作系统,但这个系统是在Android系统上的二次开发,再加上自己的应用整合而成。以后所谓的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应该都是这个方向。

本文标签:智能手机董德福国产智能机未来
流行热度:20
生产日期:2012-2-9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