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VR的阴影下 AR终于要为人类提前带来科幻世界了?

「Pokemon Go」的横空出世,就像一道满汉全席,几乎满足了所有食客的味蕾,用户沉迷其中自不必说,这款游戏的商业背景亦是工匠企业(任天堂)、科技企业(Google)和创业企业(Pokemon)的协力共赢,甚至连高墙伫立的中国市场,也从这又一起「现象级」事件中吸取到了「IP致胜」的养分。

同样自认成为短期赢家的,还有AR(增强现实)的技术。

ARVR属于前沿信息技术的两项分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和而不同」的竞争关系,但是后者在资本市场的热度一直高于前者,这种厚此薄彼使得AR的拥趸始终不太好受,尤其是Google Glass这款AR明星产品从惊艳亮相到没落流产的过程,更是令人气馁。

的确,AR缺乏VR所具备的「革命性」元素,包括对于场景、感官和体验的彻底重塑,VR都承载着崭新的想象空间。因此,在产业资本相继入局的最近几年,创投行为都集中在VR行业,相比之下,AR则近似于研究层面的「赠品」,颇有「鸭嘴兽」的风范:进化不够彻底的产物。

问题在于,正是由于VR的侵略性——它所取得的一城一池都将建立在对传统行业的摧毁上——加上新兴硬件从极客发烧走向家庭入门的昂贵成本,VR的普及效率会是考验资本耐性的一个重要问题。

恰恰相反的是,即使作为教育市场的工具,AR的活力恐怕都是被低估的:它在技术上易于开发却不过度依赖终端设备的支持,对人体感官的影响足够克制且具有普遍意义上的友好性,适用于融入而非取代现有的各种交互式体验——比如Snapchat的视频滤镜特效,就是非典型的AR应用,门槛低到任何国家、任何种族、任何年龄的用户都能乐在其中。

AR行业亦应感谢「Pokemon Go」这支兴奋剂的诞生,它所唤醒的,不止是世界对于AR技术的关注,还有聚焦于创造力方面的启蒙。一些原本覆满尘埃或是即将崭露头角的AR应用案例,也值得放大一览。

在产品尚未制作成型、仅有几支实验性质的宣传影片时,「Father.io」的开发商原本只想在众筹平台Indiegogo上募资5万美元,而用户的踊跃出资则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将这个数字翻了七倍之多,将总计近40万美元的现金拱手相送。

可以将「Father.io」理解为一款AR版的「守望先锋」——连Logo的表现和世界观的设定都不乏致敬之处——第一人称的射击加上与户外实景的连接,这款手机游戏在测试期间就已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长达三年的开发时间也说明了产品打磨的精细程度。

「Father.io」原本只是希望通过移动应用来实现它的游戏体验,但是因为手机芯片的迭代速度太快,而众多手机型号之间的差异也较为巨大,使得「Father.io」在开发后期推出了可以适配所有智能手机的一款外设(售价18美元,夹在智能手机的机身上),用来统一调度游戏数据。

宣传视频中甚至展示了一名玩家通过操作无人机和队友配合参与歼敌的画面,这亦体现了「Father.io」的野心,它将实景世界作为战场,衍生出的交互能够支持各式终端——未来还可能包括其他的可穿戴设备——重现了科幻小说及动漫中的场景原型。
想想《安德的游戏》或是《杀戮都市》吧,不知到了「未来已至」的时代,文艺创作的想象力又该如何开拓其日益狭小的边疆?



文章来源:http://www.ci800.com
智能穿戴微信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