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财报一喜一忧 会成为高配版联想么?

这几年,华为的财报数据非常亮眼,在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6036亿元,同比增长15.7%;净利润为人民币475亿元,同比增长28.1%,平均每天赚1.3亿元人民币。

在华为的增长中,以终端业务的增长最为亮眼,营业收入增长逊速。

根据华为财报显示,2017年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收入2978亿,同比增长3%,对总体收入的贡献49%,系首次降至50%以下;消费者业务营收2372亿,同比增长32%,占据收入39%;企业业务549亿,占比9%。

可以说,无论从华为营收的总额,还是利润金额,以及消费者业务的高增长来看,华为的表现都非常抢眼,已经将自己的老对手中兴拉出了一段距离,至于"贸工技"的联想,和华为的差距就更大了。如果中国有100家类似于华为这样的企业,中国制造业有望脱胎换骨。

不过,一些数据细节也暴露出两个现象。

一是利润率降低。在2013年,华为利润率8.7%,2014年,华为利润率9.6%,2015年,华为利润率9.3%,2016年,华为利润率7.1%,2017年,华为利润率7.9%。可以说,在2015年之后,华为利润率降低了2个百分点。甚至还出现了营收暴涨,利润率不涨的怪事。

二是运营商业务趋于停滞。特别是2016年后,恰恰是国外发展中国家3G网络建设,以及西方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4G建设的高峰期,结果华为运营商业务却没有大的起色,在2017年,运营商业务甚至首次降至50%以下。这说明华为运营商业务海外开拓上,并不像一些文章宣传的那样顺利。

其实,上述两个现象恰恰折射出这些年华为发展中遭遇的问题。

华为利润率在2014年和俄2015年从8.7%上涨到9.6%和9.3%,主要是因为2013年12月4G发牌后,三大运营商大规模基建所致,在国内基建高峰结束后,华为运营商业务自然转冷。

同时,这几年华为手机业务发展势头迅猛,成长惊人。

不过,由于核心技术的缺失——华为仅掌握了基带技术,CPU、GPU、OS、CIS、NAND、DRAM、屏幕等关键器件都需要全球采购,而且高度依附于AA体系,加上有大量中低端机型冲销量,这使得华为手机业务利润率并不高。

正如联想电脑依附于Wintel体系,都是在给Wintel打工,利润大头都被外商攫取,华为手机如果无法做到像苹果那样收取高额智商税,必然会重蹈联想PC业务覆辙,导致手机业务利润率不高。

恰恰消费终端业务是华为近年来发展最为迅猛的业务,这就导致华为的利润率,在国内三大运营商大规模基建结束后,利润率立马下降2个百分点。

那么,为何华为运营商业务海外表现不理想呢?

毕竟2016年后,恰恰是国外发展中国家3G网络建设,以及西方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4G建设的高峰期,即便国内运营商基建趋于停滞了,完全可以依赖海外市场啊?

其实,华为和中兴之所以在早些年能够在海外攻城略地,主要是受益于国家政策和中国商业网络的扩张。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04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国有银行陆续向华为、中兴提供了高额出口信贷,进而引欧盟双反调查。

以国开行为例,从2004至2009年向华为的客户提供100亿美元信贷额度,2009年到期之后,其又将这一额度提升至300亿美元。同时,2010年年中,华为副总裁胡厚昆在公开信中称华为的客户共使用了国开行的100亿美元额度。

类似的,国开行与中兴也签署150亿美元《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主要也是为了满足购买中兴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的海外客户的融资需求。

也就是说,华为和中兴在海外扩张,高度依赖国家政策扶持,等于是海外客户即便贫困潦倒,也可以从中资银行借钱买华为和中兴的设备。

2011年6月15日,美国进出口银行总裁霍赫贝格就直言,华为增长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是它从国家开发银行获得了300亿美元信贷额度的支持,这使得华为可以给顾客提供比竞争者更优厚的资费条件。

不过,这种政策扶持虽然使华为和中兴在海外高速扩张,但客户的还贷支付能力却取决于当地电信市场的实际增长,这使的风险在相关银行和产业链上数以百计的中小企业间互相传递,以至于讨债成为华为、中兴分包商们的一项重要工作。

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模式只能在对中国相对友好的国家,或者已经被纳入中资商业网络的国家进行。在欧美的"势力范围"内,这套组合拳是无法施展的。而且,这种组合拳是有一定风险的,美国通信设备巨头朗讯也玩过类似的套路,只不过没有国家兜底,在纯商业的模式下,朗讯栽了一个大跟头。

华为运营商业务目前的尴尬就在于,国内基建早已饱和,中资海外的商业网络已经开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欧美的"势力范围",因此华为和中兴很难打进去,最近西方国家围剿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更是赤裸裸的撕破了自由贸易的"贞洁牌坊"。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共同导致了华为营收增长的同时,运营商业务占比下滑,利润率下滑,出现了收入暴增但利润明显没有跟上同样增速的现象。华为这几年业务增长主要靠手机业务,而手机业务又因为给AA体系打工,外商攫取了大量利润,国内手机厂商利润率有限。

一位朋友就表示:
华为已经成为首饰品(手机)+商业网络控制型公司;
首饰品会随着饱和而开始增长放缓且毛利快速下降;
商业网络控制在一带一路全面收缩和西方抵制下快速失效。
这恐怕才是华为面临的真正难题。

对于破局的关键,还是要从基础创新抓起,做真创新,而不是仅局限于全球采购零配件组装做整机,或者在洋人的地基上盖房子。

就华为受制于人的芯片来说,应当真正从底层开始做自己的芯片,而不应该只满足于依赖洋人的授权过日子。

特别是在前不久,日本软银刚刚宣布封杀华为的通信设备,无论从居安思危的角度看,还是从"此仇不报非君子"的态度来说,如果还不去思考、寻求替代ARM的方案,很容易让人产生疑虑,华为在业绩做大以后,是不是也被眼前的商业利益绑架,失去了另起炉灶,从底层开始研发的决心和毅力,成为2.0版的联想。



文章来源:铁流
中通网微信
本文标签:华为财报
流行热度:20
生产日期:2019/1/3
相关文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