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华为不会出现大问题 5G还需时间

1月17日下午,深圳华为总部,75岁的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接受了部分国内媒体的采访。在华为面临多方面挑战的时候,他打破低调惯例,罕见频繁出镜接受媒体采访。

一路高歌猛进的华为,在近期遇到一些困难。在反全球化的浪潮中,华为受到一小部分国家对其设备网络安全问题担忧的指控,其中一些国家还阻止华为参与建设5G电信网络,此外,华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尚未回国。这些似乎给华为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前,华为董事长梁华、轮值董事长胡厚崑等高层分别阐明华为的立场。此次,任正非在近两个小时的访谈中详细向外界释疑华为遇到的困难、孟晚舟的近况,以及他对自主创新、知识产权的看法,对5G、人工智能产业的观点,让外界看到通信行业巨舰的航行轨迹。

谈困难:华为不会出现重大问题

在面对外界压力时,外界想知道华为如何评估这些压力造成的影响,以及华为是否有充分的准备?

谈到华为面对的困难,任正非表示:“我们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有预计,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不是完全仓促、没有准备地来应对这个局面。这些困难对我们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不会出现重大问题。”

“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的产品做得比别人都好,让别人不想买都不行。我们在技术上的突破,也为我们的市场创造了更多机会,带来更多生存支点。所以,我们没有像外界想象中的那么担忧。”任正非表示。

他的信心来自华为技术优势,“华为的产品做得比别人好,让别人不想买都不行。”他表示,全世界能做5G的厂家很少,华为做得最好;全世界能做微波的厂家也不

多,华为做到最先进。能够把5G基站和最先进的微波技术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基站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就是华为。

他在谈话中也透露了,在这些困难面前,华为没有收缩业务的想法。对国际业务的拓展,任正非表示:“没有变化,过去怎么做还怎么做。”

对于外界对华为不断的质疑,任正非表示:“半径越大,越看不清。如果我们缩到小小的一点,外界都看清了,那谁也不会质疑。未来10-20年之后的探索我们更加看不清,所以大家的质疑会多一些,但是质疑并不等于有多大问题。质疑本身也是前进过程中必然伴随的副产品。”

谈孟晚舟:经常讲讲笑话 她很坚强

任正非的另一个身份是华为CFO孟晚舟的父亲。去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拘押,12月11日,当地法院宣布,准许孟晚舟获得保释。在1月15日的采访中,任正非表示他非常想念女儿孟晚舟,在记者追问下,他再次谈起了孟晚舟。

任正非表示:“孟晚舟和我本来是去阿根廷开同一个会议,而且她还是会议的主要主持者。她是在加拿大转机,不幸就被扣留了。我晚她两天才出发的,是从另外的地方转机的。”

任正非表示会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件事情。作为孟晚舟的父亲,首先感谢中国政府维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益,为她提供了领事保护。“我也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孟晚舟所表达的支持、关心和关注。我与女儿现在就是打打电话,电话里也仅仅是讲讲笑话,晚舟也很坚强。”

谈业绩:估计今年增速放慢

在此轮反全球化浪潮影响到来之前,华为这家总营收将超过千亿美元的科技巨头本来高歌猛进,领跑的5G技术抢占了全球制高点,消费者业务持续冲击全球第一,云业务和企业业务正打开新的大粮仓。

谈及当前华为的发展,任正非表示:今年的收入增长速度可能会放慢,估计增长不会超过20%。但他同时也表示:“我们在未来五年大量投入研发费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五年以后,年销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

此前,2018年底,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发布了《不经艰难困苦,何来玉汝于成》的2019年新年致辞。郭平在致辞中表示:“困难越大,荣耀也越大”,并称2018年华为预计实现销售收入1085亿美元,同比增长21%。2018年,华为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定了26个5G商用合同,1万多个5G基站已发往世界各地;全球160多个城市、世界500强企业中的211家,选择华为作为其数字化转型的伙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2亿台。

任正非表示,比如今年华为利润是90多亿美元,科研投入150亿-200亿美元,这150亿不是投资,都是成本,实际上还是客户投的,客户给的钱,不是产生利润,而是产生投入。他表示,华为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6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谈5G:需要漫长的时期

当下,5G是通信行业的热词,也是华为的关键词。任正非在谈话中讲述了华为在5G方面的领先,同时他也讲到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

任正非谈道:“实际上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此外,任正非谈到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他认为:“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但别害怕这个泡沫破灭,如果不是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提升生产效率,华为不可能实现低成本,不可能获得高利润,也不可能加大对未来的战略投入。”

谈研发:坚定投入“基础研究”

每年研发投入约占到营收的15%,华为可能是全球最注重研发的科技巨头之一,作为这家科技巨擘的掌舵手,任正非在谈话中提到他对自主创新及基础研究的看法。

他指出:“我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我认为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财富,我们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这样才能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的进程。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是可以的,但不要说人家已经做好了,我非要重复做一下才证明自己是光荣伟大的。只有开放才可能快速地实现目标。”

但他同时强调了尊重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他认为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场大官司,都获得良好的结果,因为在华为87805项专利中,其中有11152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华为的技术专利对美国信息社会是有价值的。他认为:“知识产权保护是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的,而不是西方拿来卡我们的借口。”

他坚持华为要投入基础研究。“我们为什么能胸有成竹一路领先?我们在电子、光子、量子这三者之中,有两者是走在人类社会前面的,在量子方面,我们在跟随,至少在研究别人的量子计算机出来后,我们怎么用。所以开展基础研究,才可能有超额利润,才有钱做战略投入,才能领导社会前进。”

任正非称,对华为当前自身的基础研究不够满意,他认为,这30年华为真正的突破是数学,手机、系统设备是以数学为中心,但是在物理学、化学、神经学、脑学……其他学科上,才刚刚起步,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的结构过程中,华为做得还不够。

谈布局:永远都不会跨界

在谈到华为的边界问题时,任正非强调华为不会跨界。

“华为公司几百人的时候,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冲锋还是对着同一个‘城墙口’,并没有转变,我们只有集中在一个点上突破,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立足。当我们要拖上很多‘拖斗车’、‘马车’、‘黄包车’……的时候,我们这个‘高铁’也跑不动了。”

任正非坦言,其实华为做的就是“管道”,给信息流提供一种机会,华为在终端的技术进步那么快,是因为在管道技术上的战略储备很多,科学家都为它们服务,所以很快就跃上来了。因此,跨界华为永远都是不会做的。

“我们永远不会造汽车。”任正非表示,华为是做车联网的模块,汽车中的电子部分——边缘计算是华为做的,华为可能会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但是它不是车,华为要和车配合起来,车用华为的模块进入自动驾驶。决不会造车的,华为是有边界的,以电子流为中心的领域,非这个领域的都要砍掉。

谈挑战和未来:最大挑战是去除惰怠

任正非在谈话中也提到华为当前面临的挑战,他表示,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的是要去除惰怠。他谦称华为前20年是积极进步的,这10年是退步的。“因为人们有钱就开始惰怠了,派他去艰苦地方不愿意去,艰苦工作也不愿意干了。如何能够去除惰怠,对我们来说是挑战。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这种文化会使我们的一些内部的机制逐步地转变。”任正非也阐述了华为发展的未来方向,他表示,未来五年,华为将投入1000亿美元用于重构网络,把网络交易模式做到极简,把网络做到极安全,隐私保护遵从欧洲GDPR标准。网络架构的重构,还有未来人类社会对于图像的需求,都会给华为带来巨大的空间。

在采访的最后,任正非表示,华为不仅是在今年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当作最高纲领,这是永久的要求。



文章来源:http://www.ci800.com
中通网微信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