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做智能穿戴的机会在哪?
文章来源:http://www.ci800.com

此次论坛的最后进行了圆桌讨论了环节,现场嘉宾就智能穿戴领域最热门的话题进行了激烈地讨论。参与此次圆桌讨论的有以下嘉宾:

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首席科学家许利群博士;

飞思卡尔半导体亚太区高级市场及业务拓展经理蔡震博士;

意法半导体市场经理许永刚先生;

深圳君正时代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杨作兴总经理;

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监马冰先生;

蓝牙技术联盟大中华区技术经理吕荣良先生;

苏州海博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涛令先生;

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李书涛;

北京诺亦腾科技戴若犁博士;

中小企业做智能穿戴的机会在哪? 中通网配图

(中小企业做智能穿戴的机会在哪? 中通网配图)

问题1:请教一下大家穿戴式设备会不会从头到脚?

戴若犁:可穿戴式的浪潮起来,归根结底的一个原因是利益,另外一个原因是改变大家的生活,提高大家的生活质量,带来更多体验和应用,所以这个大趋势不应该走专门化,我们希望做平民和专业级别的应用。医院装在身体里面起搏器也可以称之为可穿戴设备,但它是用来治病的,是个很小众的产品。所以可穿戴设备应该要做些平民化的应用,更加适合定义为所有人都可以用,或者很大人群都可以用的东西,而不是拿来治病。

许利群:目前很多医疗设备厂家都需要设备的小型化,变成一个可穿戴式的设备。可穿戴性设备与医疗的结合并不是说一定要达到医疗级别,而是对运动、睡眠以及一些慢性病进行跟踪,达到预防的作用。如果可穿戴设备能够一段时间内,几天、几周、几个月长期积累和跟踪人体的一些参数,也许这些参数的精度并不能达到医疗级别,但它能起到预防的作用。所以可穿戴式设备与医疗的结合这方面市场就要取决于你的对象。

 

问题2:医疗行业有很多医患纠纷,有法律方面的,也有医疗事故,给人们生活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带来麻烦,所以医疗准确度非常重要,如果传感器测得不准,假设穿戴式设备出了故障,出了意想不到的问题,给人们带来了副作用。一个人身体非常健康,但由于穿戴式设备测的数据不准或者带来一些恐慌,我们怎么处理?对行业有什么影响?方便是一方面,麻烦的是另外一个方面,所以任何一个事物产生有积极的因素,有反向的方面。

蔡震:这个问题有四个解决思路,我的背景是学物理的,学完物理之后读了材料科学的硕士,读材料科学的硕士之后做微电子,换了几个行当。这几个行当给了我不同的科学思路,解决物理问题的时候模型化、精确化,学了材料之后统计,更接近于现在的大数据,允许有误差范围,但是要有预计,有足够的安全系数。学了微电子之后两个同时都用上了。刚才许院长(许利群)谈到的预防、长期检测,我认为从业者最大的担忧是体制内的担忧。现在技术解决不了判断必然有纠纷的隐患,这一块市场也在那,客户也在那,我们想做这一块市场怎么办?采取的方式就是规避风险。第一种方式,我是消费类的,不做医疗类,这是逃脱法;第二类,只预测、不诊断,这是置身事外,与我无关,通过渠道运营商铺货出去,爱用不用。建议大家选择这几种方法做事情。

戴若犁:我补充一点,我觉得我们作为技术推广者或者设备厂商,代表一部分设备厂商,因为客户买我们运动捕捉技术,我的客户不是终端消费者,而是做穿戴式设备的厂商。研发人员还是比较保守的,营销的时候变了味道,所以要提醒大家,哪怕仅仅为了规避风险这个事情也不要,特别在医疗健康这样非常敏感的行业里面一定要审慎、小心,说真话、实话。

许利群:政府和政策必须介入,这是移动通讯技术和医疗进行跨界合作。医疗设备也是需要认证的,当然也有一个容差的过程。我们初步的经验,一开始和经验合作,进行慢病监护,在开始的阶段必须和医生密切合作,因为那些方法都是依靠他们的经验得出来的,简单的文献,高血压不能高于多少,低血压不能低于多少,还有智能分析都应该从医学里抽取出来,这样医护人员也可以认可。

李书涛:宇龙酷派做手机做了10年,后面开始布局中国移动,我们在国内市场排名第三。前段时间我们发布了智能手表,后续又推出的酷派健康检测产品,包括业内同事比较了解的心电、血氧、酒精检测的相关产品。

 

问题3:穿戴设备概念刚起来,到底这个蛋糕有多大? 目前很多厂商投入进去,芯片厂商很容易把技术Pass过来了。如果我们要做这个东西就不是那么简单,做医疗设备要去工信部协调。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穿戴设备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蔡震:我尝试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飞思卡尔在做穿戴性AP时,我的老板从第一天提出做这个市场时就问我,问到现在接近一年了。为什么不停在问我问了一年呢?因为我一年之内都没有给他答案,给不了答案。我们回到前面惹不起躲得起的思路来看,从芯片厂家和设备制造厂家是拴在一根绳子的蚂蚱,终端卖不掉,芯片也卖不掉,芯片不能独善其身。所以我们一直跟客户探讨如何让他们卖得多,减少产品的风险。

从穿戴式设备的系统拓扑来看,CPU、传感器,无线连接设备。从软件的操作系统,以及和云上面连接的安全模块等等,如果把硬件设备、软件设备都做成模块化,而不是一味的追求低成本、Copy,做一定的技术冗余和架构冗余,通过冗余、可复用来降低研发风险。做穿戴式设备千万不要指望着一年就赚钱,尤其刚刚起步的时候。投身穿戴式设备的市场不能靠脑子发热,靠的是坚持,靠的是充分的风险评估,靠的是规范化的技术设计和技术规划,靠的是志同道合的合作者。

戴若犁:我班门弄斧一下,虽然我们是技术厂商,但我们也有穿戴式设备在卖。我没有一个最准确的答案,也没有资格给这个答案,我给一个例子。目前可穿戴式设备有一个小小的误区,大家希望我做的产品面向所有人,我一直认为这有问题。包括这位先生问,你本身自己的思路也是产品要面向所有人。但我认为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了穿戴式设备,同质化情况非常严重。我们看到很多手环、手表,同质化非常严重,芯片、血氧有很多同质化产品产生。接下来是应该走细分市场的时代应该到来了。大家不要企图一网打尽,我们看全球有多少亿的手机用户。作为穿戴式技术的提供商和开发商,我从来没想过几十亿个手机用户里面有10%会变成我的用户,我的想法是细分市场。我做高尔夫的产品。做运动手环,我比较喜欢打篮球,篮球的人关心一场球2小时投了多少次篮,持球比有多少。我认为我们现在,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是可穿戴式设备的开发厂商,我们开始要走细分市场,不要企图一网打尽。有细分市场以后规划每个细分市场的人群很好规划。我曾经说过有老年痴呆的老年人,给他们的可穿戴设备,需要找得到他们,监控他们的动作,我可以很准确的回答你的问题,有多少人,美国FBA每年都有标准的报告,老年痴呆有多少人,花了多少钱,准备花多少钱,细分市场好统计,大市场不好统计。我建议以后考虑问题拆细了,又好挣钱,目标明确,蛋糕有多高更清晰,这是我的浅见,谢谢。

 

问题4: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有这样的现象,平时使用频率比较高的手机、平板、电脑,潜意识里认为有辐射,所以睡觉的时候把手机、平板放得更远一点,尤其对孕妇而言,用电脑会穿防辐射服。可穿戴式设备离我们的身体更近,这个东西在很多场合当中,大家没有提到辐射这个问题。请问辐射是因为辐射非常小,以至于大家没有必要谈,还是大家在回避这个问题?

许利群:我们关注数据传输和放射的,看是什么样的应用环境,可穿戴设备上通信造成的电磁辐射,功耗有多少。我们强调目标、目的就是低功耗,低功耗是多少微安的量级?蓝牙4.0可以给你一个答案,这是微乎其微的。如果有GPRS或者芯片也不是总是打开的,我们做运动算法,每天设置好时间,把数据上传,从头到尾加起来1分钟,每天3分钟没有什么。你说睡眠情况下不是始终在传。数据在传输,1分钟结果可以拿出来。我觉得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

蔡震:我尝试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在硬件范畴之内。我觉得可以从三个层面回答这个问题,第一个层面从技术本身是低功耗的。这种低功耗对人是不是有伤害?设备分为消费类和医疗类,如果是医疗类设备,无线连接在FDA都有和严格的检测。即便医疗设备用USB接口或串口,针对接口部分都有非常严格的检测,如果担心这个问题,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建议购买FDI和SFDI认证的产品。从卖芯片的角度来看,我希望赶快买了吧,你不买别人也买了,从技术是不是对人有害,如果严格来说FDI会有认证,普通来说没有办法,绑架销售。第三个层面,技术上可不可以,或者后期技术有没有可能把辐射影响降得更小?目前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在运动,耐克、阿迪做运动鞋的时候所需要的数据量很小,很多蓝牙芯片都兼容一种制式ANT,意味着你们买的手机蓝牙芯片本身兼容这种技术。这种技术是快速连接、短促包、低功耗。因为蓝牙冗余到二级。从第三个层面来说,从技术发展目标上说,每家行业组织、芯片制造商正在做工作,所以指日可待。

 

问题5:我比较多的客户和朋友都在做智能手表合健康运动手环,这是外国提的概念,或者他们的设计理念在中国得到很好的发展。我代做智能手环、智能手表的朋友问一个问题,做智能手表和健康验证手表应该注意什么?或者面对潜在的巨大竞争对手,他们的方向在哪里?这是比较笼统的问题,我想听到有关专家的指导性回答。

许利群:刚才几位专家都提到了市场细分的问题,如果做的东西和别人的东西一样,只要大佬一出来全部灭掉,关键是特殊市场和对专业人群。我了解到我们国家有一家为特殊行业服务做手机的,一台机器可以赚一两千的毛利,需求也有,因为大家没有做。如果能找到这样的市场就比较好。

 

问题6:市场细分分孕妇专用、儿童专用、老人专用等等,之前360推出的儿童手环,面对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小厂商该如何应对?

蔡震:这个问题非常务实,所有从业者都在考虑,也是我和客户交流的时候经常讨论的问题。我分几个角度来谈,首先从中国的状态来谈,5年前如果大家买智能手机,买国产智能手机,一定理解是这个人没钱,多半买山寨货。现在在我周围很多人群开使用华为手机、酷派手机、联想手机,这是什么呢?我们国家强大了,这是国家品牌的问题。我们谈到的国外大佬是谁,可能是Google、三星、苹果,我们相信中国本土的品牌一定会在穿戴式设备市场爆发的时候有足够的地位,这是中国品牌。第二,我们的人群在中国,举一个例子,心电图的心电检测样本不是拿来就用的,因为人种有差距,身体的体征检测不是拿来就用的,要有中国的临床,比如说人群不同。所有的检测标准、诊断标准不是拿来就用的,中国有自己的国情、收入差,有很多没有脱贫的人群是需要医疗和照护的人群。中国设备厂家要解决针对性问题和政府体制内的融合问题,不要抵触而是融合,把他们当成维护管道,当做可以借力,扎根到中国的真正用户需求的设计,不是急功近利的,为了模仿而模仿,赚一票钱逃跑了。我们应该有希望,静下心,体制内外融合,做中国老百姓要的可穿戴设备。三是整合,闭门造车,今天在这里聊的几个人代表不同的方向,但是在每个方向里都有非常专业的领袖级人物。对于我个人来看,我们需要平台化,我们需要开放,我们需要协作,需要术业有专攻,不是敝帚自珍,自己关门做自己小农经济的活。

戴若犁:我来补充一点点,这个问题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有过进一步思考。我的结论非常简单,怎么样才能避免同质化的问题,避免蓝海变为红海,避免360一出来就杀死一大片的问题。我想了很久,最后的结论还是要提高门槛。为什么这么多做运动手环、计步器,因为太简单了,太简单就变成工业设计了,功能太简单就导致同质化。如果能提高瓶颈,你不会做,做不出来,科大讯飞语音识别赚很多钱,为什么别人不做,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比较难,这个事情有足够高的门槛,拦着很多人做同质化的搏杀。我认为已经到了做穿戴式的中小企业思考怎么样提高门槛的时候了。

 

 


中通网微信
本文标签:君正飞思卡尔蓝牙技术联盟
流行热度:20
生产日期:2013-11-29 14:32:56
相关文章
$xiangguan$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返回顶部